成都現共享書屋 個人可將自己多余書籍共享

2017-09-21 07:56 來源:互聯網

20170915023543248

20170915023541986

20170915023541397

共享單車、充電寶、電馬兒,忽如一夜春風來,共享已深度融入生活,如今還有什么能共享?今天又解鎖一個——共享書屋。

9月14日,共享書屋現成都街頭,記者現場體驗,發現需實名注冊、繳納押金、按天計費,個人多余書籍也可共享給他人,可獲得收益。

專家分析,共享書屋對于促進全民閱讀和文化傳播有益,政府應當持鼓勵態度,閱讀在于交流,共享書屋有發展前景,可以朝著社交平臺發展。

實名注冊

押金99元三日內免費

14日上午,在成都市金牛區金魚街,一排約兩米高的玻璃書柜立在路邊,類似于自動販賣機,這便是共享書屋。

記者隨后掃描了書柜上的二維碼,下載了一個手機APP,用手機號進行注冊,用身份證實名制認證,并繳納99元押金。

類似于共享單車APP界面,打開APP后是共享書屋的點位分布圖,可以選擇一個點位、選好書,使用者便可以打開柜門,拿走想借的書。

記者看到,每次借書最多三本,三天內免費借讀,超過三天每天收費5毛錢,特種書每天每本一元(兒童讀物),如果損毀書籍按定價8折購買。

共享書屋現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書柜里每本書都有一個“射頻標簽”,書柜上有感應裝置,一本書被拿出書柜,后臺馬上會有記錄。

在使用者下載的APP上,也能看到借閱了哪些書籍、以及借閱書籍的截止時間。

個人可共享書籍

共享者可得到收益

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讀者在共享書屋不僅可以租書,如果有多余書籍,也可以共享給書屋,并按照租賃情況獲得一定收益。

比如你有一本兒童讀物,便可以共享給書屋,如果有人借閱,書屋可以五五分成,你也可以獲得租賃收益。

一處共享書屋,共4個書柜,藏書多為中小學讀物和名著,大約有600冊-800冊,和大型圖書館以及書店相比,種類較少。

工作人員表示,共享書屋定位為大型圖書館的有益補充,分布在小區門口、主要街道或者學校附近,對于閱讀者來說,不用開車去圖書館,小區樓下就能借書,價格便宜、也少跑冤枉路。

同時,書屋點位設置都是和轄區街道辦商定的,目前已經設置三個共享書屋點位,下一步計劃在成都全市投放。

其實單靠租賃圖書,共享書屋很難做大,據他介紹,共享書屋的盈利點在于廣告投放、付費閱讀和下一步用戶拓展。

記者觀察

共享“火爆”背后 是真共享還是幌子?

自共享單車問世后,各式各樣的共享如雨后春筍,如共享雨傘、充電寶、KTV等,引發大家吐槽;如今還有什么不能共享?

對于共享雨傘、充電寶等“共享經濟”,其實國內多名專家曾點名質疑,“打著共享經濟的名義,其實做著租賃的老套路。”

共享書屋,其實也可以理解為圖書租賃,不過它又提供一種新方式,個人擁有的書籍,可以通過共享書屋網絡共享的形式,共享給其他讀者,這種形式否屬于共享經濟?

有專家認為,很多創業者把概念搞混了,沒有真正理解共享經濟,共享經濟是分享信息的信息交互平臺,分享內容應當是來源于民間和用戶,并不是說平臺去購買產品,然后來搞出租。

專家看法

共享書屋有發展前景 可拓展為社交平臺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信息中心分享工作委員會專家委員朱巍認為,分享經濟是信息交互平臺,分享內容是來源于民間用戶,類似于網約車,私家車通過網絡被分享出來,解決就業、解決更多人的出行問題。

他認為,共享經濟和分享經濟不同,共享經濟只是一個階段,比如共享單車,最終應該進化為分享經濟,用戶之間分享才是最高階段。

朱巍告訴記者,成都出現的共享書屋值得肯定,對于閱讀和文化交流傳播是一個促進,政府應當持鼓勵態度。

他認為,這種共享書屋目前是商家自購圖書出租,但個人擁有的書籍,也可以提供給書屋共享給其他讀者,這是一件有發展前景的好事。

“方式可以改進,不一定要通過實體書屋來共享,比如通過網絡、或者直接給書貼一個二維碼,用戶之間直接共享。”朱巍認為,共享書屋共享的是書籍,讀書重在交流,比如五位讀者都讀過這本書,便可以交流心得,共享書屋可以朝著社交平臺方向發展。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