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對快手開放分享功能的三個原因

2019-06-26 16:07 來源:互聯網

編者按:本文來源創業邦專欄,作者王吉偉。

為什么微信朋友圈要在此時解封快手分享鏈接?

2018年3月開始,騰訊暫停了多款短視頻APP外鏈直接播放功能,涉及APP包括抖音、西瓜視頻等,包括微信的親兒子微視以及騰訊投資的快手。

此后,用戶通過微信分享的快手等平臺的短視頻鏈接,均無法直接在微信打開播放。你想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抖音、快手的視頻,只能下載視頻在上傳到朋友圈進行分享。

但這種情況在6月24日改變了,用戶又可以直接在微信朋友圈分享快手視頻鏈接了。這次不同于去年10月份的“微信開放快手、微視的視頻分享”的謠傳,而是 真·能分享。

經過實測,快手視頻鏈接的確可以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并且可以在微信中以網頁的形式打開播放。

不僅如此,用戶還可以把快手視頻鏈接分享到QQ空間,同時可以把視頻發送給微信好友和QQ好友,好友可以在微信和QQ的聊天窗口中直接打開視頻進行播放。

需要說明的是,之前微視也解封了快手的分享功能。這意味著,騰訊的整個社交體系都已向快手敞開。

那么,問題來了,騰訊為何要在此時對快手開放分享功能呢?偉哥認為,大概有以下幾點原因。

首先,快手需要更高速的增長需求

媒體猜測,騰訊對快手開放分享功能,與之前快手創始人宿華、程一笑發給全體員工內部信有關。內部信給快手下了一個年終目標,即2020年春節之前,實現3億DAU。目前來看,只有借助現包括微信、QQ在內的整個社交關系,才有可能迎來新一輪的爆發式增長。且很有可能,宿華在發內部信的時候,快手就已經得到了微信的許可,只是近期才開始執行。

目前快手DAU(日活)超過2億,但在抖音也向三四線市場下沉的競爭之下,快手的增長略顯乏力。此時,借助騰訊社交關系進行新一輪的擴張,自然能有更快的成效。當然,快手業績的高速增長需求,除了宿華之前發布的2019年3億DAU目標的自身增長的需求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得給資本市場一份更好的成績單。

事實上快手業績增長,騰訊自會跟著高興,要知道騰訊可是快手的大股東之一。

其次,騰訊短視頻業務不濟需快手助力

對于騰訊內部的視頻團隊的表現,馬化騰早有想法。像微視那么早就走上了短視頻賽道,但最終還是被后來者趕超,可以說是完美錯過了短視頻最好的起始階段,起了大早趕個晚集。即便微視再次重啟,以30億補貼內容原創,現在的DAU也就是幾千萬而已。

所謂,雞蛋不能同時放到一個籃子里。在內部賽馬機制孵化自有短視頻產品的同時,騰旭還是以投資的方式入股了外部表現更好的短視頻團隊。其中,快手就是騰訊投資成功的短視頻項目之一。在騰訊系短視頻發展不濟的情況下,騰訊通過快手來筑高短視頻行業壁壘,不失為另一種選擇。如果能通過扶植快手超過抖音,這也是騰訊在短視頻領域的另一種勝利。

根據QuestMobile5月份發布的數據報告,2019年3月份,短視頻領域頭條系用戶規模超5億,快手用戶規模3.6億,騰訊系用戶規模為8267萬。騰訊系在短視頻領域的乏力有目共睹,這使得騰訊必須尋求外力實現與頭條系的競爭。快手+騰訊系用戶已超4.4億,與頭條系也就大幾千萬的差別了。如果快手再通過騰訊社交關系積累用戶,雙方或可在短期超越頭條系。

第三,可能在為快手沖刺IPO做準備

前文說過,快手之所以提出年底實現3億DAU的目標,亦有做給資本市場看的一面。為什么要這么做呢?偉哥這里猜測這有可能是在為快手沖刺IPO做準備。

快手自2012年開啟天使輪融資,迄今為止已進融資7輪。雖然估值已經高達180億,但融資進程也已長達7年。其中一些坐不住的股東,可能會有催促其上市的嫌疑。同時近200億估值的盤子,接下來能夠承接的資本機構都已不多。

所以,偉哥認為2018年坊間曝出的快手尋求上市的消息,并非空穴來風,只是最后沒有更合適的上市方案罷了。好在,快手的表現尚可,2018年收入200億,實現了盈虧平衡,2019年300億的營收目標若能實現,應該是能夠掙錢的。

在快手的7輪融資中,騰訊參與了最近的3輪。2017年3月,騰訊領投快手,隨后又追加兩次投資。快手最新的一輪融資是在2018年4月,仍由騰訊領投。眼下騰訊對快手開放社交關系,自是要助力快手在年底沖刺3億DAU,屆時將會獲得更高的市場估值,從而在IPO時可以拿到更多話語權。

由此,騰訊此時將其整個社交體系都向快手敞開,可謂一舉多得。即鞏固了騰訊短視頻生態,又能為快手IPO的高估值再進一步而背書,還能在背后支撐快手與頭條系短視頻一決高低。

只是,能否在半年內將2.1億DAU做到3億,還要看快手的業務能力了。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