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公司2019Q1業績:光線盈1億,華誼虧1億,印紀人員流失率80%

2019-04-11 14:20 來源:互聯網

編者按:本文轉自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

近兩天,影視公司們開始陸續發布2019年Q1的業績預告。

電影公司中,得益于春節檔上映的《瘋狂的外星人》以及《逆流而上的你》等項目的收入,光線傳媒預估盈利7800萬-1.05億,華誼兄弟在2018年巨虧9.85億后,Q1預計虧損近1億;電視劇公司中,華策影視Q1盈利3000萬-4000萬,2018年全年虧損的慈文傳媒和華錄百納在Q1小幅盈利,但唐德影視還在繼續虧損。

驊威文化雖一直被歸納于電視劇公司的范疇之內,但是其2019年Q1發行影視項目較少,過往發行游戲的存量游戲用戶消費倒是帶來了不少收益。寒冬之下,有游戲業務的堅固根基支撐的完美世界在影視業務上似乎并未受到太大波及,除了Q1確認收入的《青春斗》外,其2019年還有多部大劇儲備。

雖然2019年開年后有不少影視公司稍喘了一口氣,但也有不少公司過得更加不如意了。股權質押觸及平倉線、高管離職、債券違規一系列風波下,曾市值一度高達300多億的印紀傳媒如今員工流失率達到了80%;驊威文化收購東陽曼荼羅、旭航網絡公司失敗后,未來如何繼續在影視行業立足也成為了難題。

缺錢,讓不少影視公司在2018年過得水深火熱,2019年,不少影視公司的資金壓力相對有所緩解,如華策影視、慈文傳媒引進了國資,華誼兄弟也拿到了阿里影業7億的借款。不過,錢往往都不是白來的,華策轉讓了3549萬股股票、慈文傳媒的馬中駿讓出了控股權,華誼兄弟質押了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權或收益。不過,能籌到錢的,起碼比印紀傳媒這種負債5億多尚未找到出路的公司幸運多了。

華誼兄弟Q1持續虧損

印紀傳媒人員流失率超80%

2019年Q1,光線傳媒預計盈利7800萬-1.05億,相比上年同期的19.92億下滑了94.73%-96.09%。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光線傳媒Q1的非經常性損益僅2600-3200萬,較去年出售新麗傳媒股份后所獲投資收益帶來的非經常性損益大幅減少。

報告期內,電視劇業務上,光線有《八分鐘的溫暖》《逆流而上的你》《聽雪樓》三部劇集確認收入,電影業務上,光線計入收入的有《瘋狂的外星人》《四個春天》《夏目友人帳》《陽臺上》四部,總計票房收入23.31億元,其中春節檔上映的《瘋狂的外星人》(22.01億)貢獻了94%的票房收入。剩余三部影片中,引進的日本影片《夏目友人帳》拿到了1.15億票房,紀錄片《四個春天》拿到了1058萬票房,但周冬雨主演的《陽臺上》票房僅393萬。

光線近幾年都較為缺乏爆款電影,2017年光線并未產出一部10億+爆款,2018年雖然有《一出好戲》《唐人街探案2》等票房過10億的作品,但是《唐人街探案2》中光線僅為第六位聯合出品方,收益并不高。此外,光線近一兩年專攻的動漫和青春片也并未有爆款出現。

繼2018年虧損9.85億后,華誼兄弟Q1仍處于虧損之中,Q1預計虧損9172萬-8672萬,而2017年同期華誼兄弟盈利2.58億。比起去年跨年計入收入的《芳華》(14.22億)和《前任3》(19.41億),今年華誼跨年計入收入的《云南蟲谷》(1.5億)和《把哥哥退貨可以嗎》(171.3萬)成績顯然不及預期,其中引進的泰語片《把哥哥退貨可以嗎》并未復制萬達電影同類型影片《快把我哥帶走》(3.75億)以小博大的成功。

回顧2018年全年,華誼兄弟《找到你》《胖子行動隊》《江湖兒女》等影片的票房也均在3億以下。除了票房不及預期外,華誼2018年及2019年Q1的項目儲備也并不豐富,2019年春節檔華誼兄弟更是全面缺席。去年寒冬之下,華誼兄弟不僅被崔永元開炮,92億負債壓頂下,華誼兄弟也相當缺錢。

為了向銀行申請23億綜合授信,華誼兄弟質押了華誼兄弟娛樂、英雄互娛、東陽浩瀚、華誼影城(蘇州)等多家旗下子公司的部分股權,以及包括海南三套別墅在內的不動產作為擔保,甚至還有七部影片收益的應收賬款及10家全資影院管理公司未來五年經營中產生的票房收入。而其拿到阿里影業7億借款的前提,則是承諾了未來5年內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線電影,并對阿里給出了主控項目的優先投資權。

和華誼兄弟一樣,2018年虧損20.05億的印紀傳媒,2019年Q1同樣在持續虧損,預估虧損在3300萬-4950萬,上年同期則盈利1.18億。目前,因為負債5.26億且18億應收賬款難以回收,印紀傳媒已經宣布暫緩影視業務和IP衍生業務的對外投資等回款周期不穩定的業務。

股東套現、股權凍結、訴訟失利已經快壓垮了這家市值曾達到百億的公司,在4月3日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中,印紀傳媒指出公司如今人員流失率已經超過了80%。

慈文、華錄百納扭虧為盈

唐德影視仍未走出“冰冰”陰影

電視劇公司中,華策影視2018年凈利潤為2.12億,2019年Q1預估盈利3000萬-4000萬,上年同期則為3608萬,雖存在下滑可能,但預計華策影視今年依舊能在電視劇公司中穩居第一。Q1報告期內,華策影視確認收入的有全網劇《我的莫格麗男孩》等、電影《地球最后的夜晚》等、以及藝人經紀收入。

2018年,華策影視的凈利潤之所以能遠遠領先于其他電視劇公司,主要還是因為項目儲備量豐富,2018年有《談判官》《老男孩》《創業時代》《盛唐幻夜》《橙紅年代》《甜蜜暴擊》等多部劇集播出。但是在電視劇行業迎來嬗變之際,此前打造過《杉杉來了》《何以笙簫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全民爆款的華策影視,在2018年也并未推出一部爆款劇集。

除了華策外,近期公布了Q1業績的慈文傳媒、華錄百納、唐德影視2018年全年都在虧損,其中慈文傳媒虧損10.84億、華錄百納虧損33.69億、唐德影視虧損5.64億。不過2019年Q1,慈文傳媒和華錄百納實現了小幅盈利,只有唐德影視還在繼續虧損,預估虧3970萬-4470萬,較去年同期的2442萬下滑了262.55%-283.02%。

2019Q1,慈文傳媒確認收入的項目較少,除了網絡劇《等等啊我的青春》確認收入,其余便是與東方衛視、騰訊音娛集團合作的綜藝《中國夢之聲》確認了收入。雖然近幾年慈文傳媒在資本運作上一直很慎重,但是仍未逃過寒冬的風暴,2018年資金鏈緊張下,慈文傳媒實控人馬中駿將控股權移交給了江西國資背景的華章投資。

其實2018年缺錢之下擁抱國資的也不僅慈文傳媒,當代東方易主山東高速,中南集團將持有的中南文化27.59%股權對應的表決權、提名權和提案權授予了濱江揚子行使,華策影視也引進了杭州市的金融投資集團。

華錄百納2019年Q1的收入主要來源于劇目的海外發行以及過往劇目的二輪發行。2018年全年,華錄百納虧損達33.69億,除了影視劇項目儲備較少,僅有《我的青春遇見你》等,曾經公司重點依賴的綜藝板塊也因招商不及預期,出現了大幅虧損。雖目前華錄百納的《不負時光》《隱戰》《暗戀橘生淮南》等都在儲備階段,但2019年僅《暗戀橘生淮南》有望播出。

唐德影視2019年因《巴清傳》還在繼續受累。Q1業績預告中,唐德指出因《巴清傳》尚未播出,相關版權費目前回收停滯,極大影響到了公司現金流,目前,唐德影視已經與影響《巴清傳》播出的高云翔對簿公堂。但《巴清傳》無法播出,也并非高云翔一人之“鍋”,除了范冰冰的“逃稅風波”外,相關部門對古裝劇的監管收嚴也是其折戟的原因之一。

2019年開年,唐德主控的《東宮》雖熱度不錯,但該劇在2018年已經確認了收入,2019年,唐德重點投資的《一身孤注擲溫柔》《因法之名》仍處于發行中,Q1也并未確認收入。目前,《因法之名》已經定檔4月13日播出,估計可以于Q2確認收入,不過這部劇并非唐德影視主控。

驊威文化兩起并購失敗下難立足

完美世界或彎道超車

雖然驊威文化一直被劃分到電視劇公司的范疇,但是其2019年Q1確認收入的影視劇項目較少,不過在游戲業務上,過往發行的如《莽荒紀》《校花的貼身高手》《雪鷹領主》等游戲的存量用戶消費倒是為驊威文化貢獻了不少收入。近一兩年,驊威文化的主營業務為影視業務和游戲業務,但是因這兩個行業過去一年監管都在收嚴,驊威文化的業績也因此大幅下滑。

驊威文化前身主營業務為玩具制造,在邁入影視行業后,驊威文化和當代東方、華錄百納等跨行玩家一樣都是“并購帶動業績”的典型玩法。2015年收購夢幻星生園之后,驊威文化影視業務業績大幅提升,但2018年夢幻星生園的對賭期結束后,驊威文化也迎來了業績大滑坡。如今,收購東陽曼荼羅影視和旭航網絡失敗后,驊威文化如何繼續在影視行業立足已成難題。

目前公布Q1業績預告的文娛公司中,營收最高的是完美世界,其在2018年就實現了17.03億的凈利潤,2019年Q1預估盈利4.5億-4.85億,比上年同期的3.6億增長23.57%-34.67%。2019年Q1,完美世界除了游戲領域自主研發、騰訊獨家代理的《完美世界》上線帶來收入外,還有電視劇《青春斗》播出帶來的收益。

完美世界雖為游戲業務起家,但跨行影視行業后推出了不少爆款,項目儲備也較為豐富,如2018年完美世界上線了《烈火如歌》《忽而今夏》《歸去來》《香蜜沉沉燼如霜》等多部劇集。2019年,完美世界還有《艷勢番之新青年》《絕代雙驕》《半生緣》《壯志高飛》等頭部劇播出。2018年上半年,完美世界影視業務收入雖占比僅27.38%,但是營收達到了10.03億。有游戲業務作為支撐,完美世界受影視寒冬的影響似乎并不大,大有彎道超車的機會。

雖然春天已經來了,但是從不少影視公司的業績和經營狀況來看,其似乎依然在寒冬之中掙扎。2014年-2016年影視行業的高速發展時期,無疑是眾多影視公司的高光時期,多家影視公司上市,市值一度高漲。行業火速前行下,也不乏不少雄心壯志的公司,如要做“中國皮克斯”的光線傳媒、立志“全球高概念娛樂”的印紀傳媒、揚言打造“東方迪士尼”的萬達電影等,如今,這些雄心壯志一個個似乎都在走向破碎。

曾幾何時,A股影視公司將“明星資本”玩得風生水起,華誼兄弟綁定了馮小剛的東陽拉美,以及鄭愷、Angelababy、李晨、馮紹峰等人持股的東陽浩瀚;唐德影視深度捆綁范冰冰;曾經五大民營電影公司之一的樂視也閃耀著張藝謀、孫紅雷、孫儷、黃曉明等明星股東的光環。而另外一些跨行進入行業來收割紅利的公司,則不斷通過并購來為自身創造業績,付出數十倍收購溢價的大有人在。

2018年,整個影視行業過去幾年累積的弊病開始全面爆發。明星資本遇冷、對賭期結束后業績全面下滑、市值直線下跌、商譽爆雷、股權質押爆倉、資金鏈斷裂、移交控股權等成了2018年至今影視公司的“日常”,曾經在新三板望眼欲穿上市的影視公司們也紛紛撤離。

夢碎的速度如此之快,顯然讓不少影視公司猝不及防。不過,寒冬是重創,但也是機遇,殘酷的淘汰和肅清下,很多缺乏根基的影視公司恐難以從冬天走出,但或許也有公司,此時正在彎道超車。

延伸 · 閱讀